第二週_引進水牛造成的衝突.jpg

王木永(歸化後的日本名是玉木真光)花了150美元買下的水牛,攝於1957年左右(玉 木玉代提供)。

 

/ 松田良孝(《八重山的台灣人》一書作者,「八重山每日新聞社」資深記者)

從《嵩田 走過五十年》一書收錄的報章內容,以及林發在自己撰寫的《沖繩鳳梨產業史》(沖繩鳳梨產業史刊行會,一九八四年)中的回顧談話可以得知,廖秋雄移居到石垣島的這段期間,正是臺灣人和八重山人之間衝突不斷的時期。

 

衝突的起源之一是水牛。臺灣人從臺灣帶來水牛,利用水牛的畜產力開墾新天地。然而,一九三八年,八重山開始禁止輸入水牛。

 

《先島朝日新聞》一九三七(昭和十二)年八月六日的報導寫著,「水牛完全沒有原本的食用價值」,換言之,該報主張水牛應該是拿來給人吃的。隔年十月十三日的另一則報導,更清楚表明對水牛的顧慮。報導上還出現了「從臺灣帶進四十七頭水牛;沖繩縣斷然禁止輸入」這樣的標題,充分表達了從臺灣引進水牛「對八重山畜產業的改良發展,是一件很麻煩的事」的憤慨立場。

 

報導是在主張不准引進水牛!水牛會為畜產業帶來不良的影響。但是,臺灣人並不這麼認為,翻開《沖繩鳳梨產業史》,可以找到如下描述:

臺灣移民每人帶一頭水牛進來,開墾數町步的面積,對於用鍬耕田、只能開墾數反步面積的當地百姓而言,正是極大威脅。如果放任不管,土地遲早都會被臺灣人占領去,到時候老二、老三就沒土地可耕種了

 

水牛的畜產力確實是衝突的根源。

 

除了水牛的問題之外,臺灣人和當地人之間還有其他衝突。為了解決這些衝突,林發用了「天皇之子」這樣的字眼,讓我們再回頭來看《沖繩鳳梨產業史》

雖說是臺灣人,但也是天皇陛下之子,現在因為實施日本國民南進政策,政府以臺灣為南進基地,從本土過去的人就不用說了,八重山也有很多人去到臺灣,臺灣人、沖繩人都是自己的同胞。此刻應該全民團結一致抵抗外敵,但八重山竟然有很多人不分善惡、大搞紛爭,這不僅在日本國內,也會被全世界的人們當成笑話。

 

林發想表達的是,此時不該是日本國民相互敵視的時候。一九三八(昭和十三)年國家總動員法公布,戰爭的氣氛變得更加沉重。

 

另外,林發也沒忘記接著補充說:

而且,萬一住在八重山的臺灣人受到迫害,甚至發生死亡的不 幸事件時,也不敢保證這些被害人家屬不會對住在臺灣的沖繩人採取相同的報復手段。

林發以天皇之子這個用語,鼓吹臺灣人和八重山人彼此間的同胞意識,也流露出萬一發生狀況時,臺灣人這一方也有可能刀劍相向的想法。八重山的臺灣人雖然認為自己也是日本國民,但說不定一直以忐忑不安的心情與八重山人往來。

 

譯註:一町步,是指一町的正方形面積,一町約六十步,就是三千六百步的面積,一町約0.9917公頃。

 圖片簡介  根據《沖繩鳳梨產業史》(作者林發)的資料,1933年名為「王九芎」的人物從臺灣帶進三十頭水牛來耕田,是石垣島最早移入水牛的先例。島民知道水牛的畜產力,恐懼「土地會被臺灣人奪走」,其後開始排斥水牛以及使用水牛的臺灣人。

 

《八重山的台灣人》,第一章「到八重山去」節錄。作者:松田良孝,譯者:邱琡雯,出版:行人文化實驗室,2012年。

 

創作者介紹

海的彼端

▌海的彼端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